????“又怎么了?”萧逸说不清自已的语气,又是挑衅、又是小心的问了一句。

????王馨瞬间醒悟,因为急着思考这个,却是忽略了这家伙。

????萧逸的神情让她顿时想起了两人在镇海宗外那处灵气密集的山谷中曾发生过的吵架斗气。

????“当时......我生气跑掉了......”王馨想着当时的情景。

????她回头看向相公,笑道:“没什么,我在想......他们还有多少人,又会是怎样的高人?”

????原以为这样说也能提醒相公,眼下可不是斗气的时候,总要先想想危险怎么应对再说。

????结果她的和善却给了她相公一个错误的认知。

????这小子热血冲头。

????听她这么一说,点点头,竟是带着一股子浓浓的悲愤、只一飘身,便冲向了一层。

????王馨膛目结舌,呆呆的以心力追踪着他的身形。

????萧逸虽然发了脾气,却并不是莽撞。

????在见识过林玄黄等人的实力之后,他对于这合道境是有了一定的认知的。

????在这一点上,王馨或许都比不上他。

????因此,按林玄黄的说法,只要合道以下的,他们完全可以无视。

????嗯嗯,在护符能量没有放完前、可以无视。

????所以,他竟是想干干脆脆的跟敌人来一场“决战!”

????省得呆在那地下,再继续看娘子耍威风,好像他有多么无能一样......

????王馨呆了一阵,便连忙跟了出去。

????心中暗暗叫苦,心说一个不小心的话,可别让这风筝飞跑了,再不回来可就麻烦大了。

????结果萧逸冲出地面,就见面前摆了一地的尸体,都是些胡子都白了的老头儿,如之前他们擒获的一样。

????想不明白,就又傻掉了。

????跟着,王馨也急吼吼的追出了地面,也是立即便发现了这个。

????“怎么回事?”她倒不像萧逸还在发呆,便问起了正阳真人。

????正阳真人倒是把情况跟她们说的也算清楚了,却让两人更不清楚了。

????这些人是跟在紫龙及明灯他们身边,准备继续下去找他们两个的。

????但现在,紫龙与明灯都不见了,却留下了一地的死尸?

????她们当然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但王馨的脑筋好像比这两个转的终究是要快上那么一点点。

????当下不由分说,便连忙带上这些人离开了这里。

????但带着这么一大帮子人也实在是行动不便。

????王馨直接自已动手,耗费心神给姜龙、也是一位真龙殿的护国将军打上忠诚纹。

????然后让他带着这十几个元婴修士去蟹口湾,从那里北上,去往大明城等她。

????而她则带上萧逸与正阳真人,向北直上。

????这样就等于走了程樱花与黑曜等人逃过来的路线,最终,会到达檀青山的南麓,或者,偏西一些到达明光山。

????路上,正阳真人便将之前紫龙的计划全说了出来。

????王馨懂了,若不是发生了特别意外的事情,紫龙对她和萧逸一定是锲而不舍的。

????那么,究竟是怎样的变故,才让紫龙丢下了一地的尸体,放弃对她们的追捕呢?

????突然,她脑中灵光一闪,不由的震撼起来,但也只是惊了一下而已。

????因为,她想到了,那些尸体显然是在一个非常意外的情况下被团灭的,竟没有一个有保留挣扎反抗的样子。

????有的,只是浓浓的震惊表情。

????“什么样的事情能让这些元婴高人作出那种表情?”她还是想不明白。

????再去问正阳,正阳也是一样、不晓得。

????最后实在问不出答案,竟不知怎的问到了悟道上面。

????“你......当时是怎样悟道的,我是说、从元婴巅峰突破的?”她问道。

????可怜这正阳被她如玄冥是一个样子处理的,问到这些心灵深处的问题时,竟是皱着眉头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看着他那纠结无比的难受样子,王馨只好算了。

????却又见萧逸仍是那幅很不开心的郁闷模样,便飞过去拉起他的手。

????萧逸一楞,扭头看向另一边。

????不过,那手终是没有抽走。

????王馨温柔的靠着他,很有技巧的保持着飞行,低声说道:“我答应你,帮凤娇查清这件事情,我们立即回去修练,好不好、好不好嘛?”

????萧大王心中郁气瞬间一扫而空。

????“我们去哪里?”他沉着的问道。

????王馨一笑,眉眼含蠢:“你说吧,我听你的!”

????萧逸瞟了她一眼:“你真的愿意听我的?”

????王馨嗔道:“我什么时候没听你的了......你是男人嘛!”

????萧逸呆滞。

????这话他听不明白。

????王馨笑道:“你也不想想,你才多大年纪,这本事哪有那么快便修成的?

????你不看看这些元婴境的,哪一个不是胡子头发全白了!

????据我所知,在你这个年纪,能修到筑基境的都算不错了,你不看看我到现在都......

????所以,既然我有这些特殊的能力能帮到我们,总不能不用,然后看着你去冒险!

????所以......”

????萧逸恍然大悟,非为别的,就因为娘子说的这句“你才多大年纪!”

????回思自已这修练,算到现在也不过五年左右的时间,而且还是那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一般的勤奋状态。

????能有现在这样的成就,还真像娘子说的一样,在同样年纪的修士中足称出类拔萃了。

????这固然有很多的意外原因,比如所修功法都是仙界来的顶级功法、资源也从来都不曾缺过等。

????但不管怎么说,自已并不比别人差!

????这样就带来一个结果,再要说自已想得到更大的能耐,似乎就有些好高骛远的问题。

????是以王馨这样说,真实的意思竟是真给他听懂了。

????不能急,要稳扎稳打。

????所以就像现在这样,出来办些事,然后再回去好好修练,真不是个多大的事儿。

????再就是娘子说的也对,她既然有这本领,正该是件高兴的事。

????为何自已竟会生出一种不爽的心态?

????特别是、以前自已不也是这样么?

????但那些时候却就是感受到有一种捡了天大便宜一般的愉悦,直接就是将王馨当了个只会出蛮力的急先锋。

????曾经的羡慕、骄傲,为何成了现在的嫉妒与怨恨?

????这问题不在于娘子,在于自已啊!

????萧逸再次沉默,却是心中升起了浓浓的自责与羞愧。

????但是,这并不是就指他对娘子有这种羞愧之念,而是对他自已。

????可以说,这是他对自已竟会如此弱智、不明事理而生出的羞愧。

????至于娘子,那就是自已的娘子......

????这就像一个人跟个神经病一样,对自已喜爱的一件事物有时候爱不释手、悉心呵护,连那上面落一丁点儿尘灰都会心痛。

????但有时候呢,却又特别讨厌它的完美......

????总的来说,大抵也就是对这种事物产生了浓浓的依赖感所带来的怪异情绪。




欢迎大家访问:品众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pzshu.com/book/85847/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