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辛晓月的问题,蒋方略略欠身,对辛晓月说:“实验室是宁远科技在医疗方面的顶级研究。”

????“宁远科技还有这方面的研究?”辛晓月倒是略显惊讶。因为一直以来,宁远都是致力于电子产品的研发。

????“是的。宁远科技投入了的大量的人力物力,在全球各地建立了医学研究实验室,主要针对地方性的流行疾病、疑难杂症的研究。其中,还有专家搜集地方性的真菌、细菌、病毒等,研究其性状、特点、变异条件、可能引发的疾病,找出应对的药物与治疗方法等。”蒋方为辛晓月做了介绍。

????“倒真是没听说过。”辛晓月不由得看了方如霞一眼。

????方如霞也是摇头,说:“早听说江氏集团的医生们很厉害,江九少手下聚集了一批顶级的医生,却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研究室。”

????“方女士不知道这很正常。因为宁远科技医疗实验室的条件是全球最好的,研究资料也是独一无二的。比如,攻克癌症这方面,已经有数十种癌症的有效治疗药物、仪器、方案出现,宁远科技医疗研究正在致力于让这些方案平民化。一旦能大量推广,才会让世人知道。在此之前,宁远科技医疗实验室都是属于绝密级。里面的资料与药品、样本、治疗手段、器材等,只有得到九少的授权与独特指印验证,才能调取与使用。”蒋方说。

????“难怪我们不曾听说。你们宁远科技的保密一直做得很好。往年,中情局谍者想要得到你们的‘幻月’数据,可都是折戟沉沙,门都没摸到。”方如霞赞许地点点头,心中也是感叹:后生可畏。

????她方如霞也跟宁远交过手,虽然不至于败,但真是一点便宜都没占到。

????“方女士过奖,我们只是保护国家财产与权益,全力以赴而已。”蒋方谦虚地说。

????“言归正传,你们既然有这样的实验室,那阿轩,是不是没危险了?”方如霞看着蒋方,非常认真地问。

????蒋方神情自若,非常自信地点头,说:“在医学方面,我们认为宁远科技医疗团队可以确保他恢复健康。据数据分析和他反复的情况看,应该是失血过多的同时,沾染了丛林的细菌或者真菌、病毒之类的,这类的数据资料和安全药物,我们本地的实验室都具有。刚才,九少已经授权,我可以进入实验室查看,为王轩先生治疗。”

????“谢谢。”方如霞对蒋方略欠身鞠躬,却又问,“你刚才强调‘在医学方面’是别有深意吗?”

????“对。”蒋方点头,然后看了看在监护室的几人,才说,“我先说过,在生死边缘游走的人,有时候,并不是医疗就可以拉住的。”

????“方家人会在中午之前将陈嘉桦送到这里。”方如霞直接说。

????“多谢方女士能采纳我的这种似是而非的建议。”蒋方微笑。

????“这就是妈妈,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哪怕是直接对上徐家。”方如霞也是颇有深意地看着蒋方。

????蒋方略欠身,说:“既然这样,我立马着手去实验室,查看资料,对症取药。刘大夫这里就麻烦你紧盯着了。”

????戴眼镜的老大夫拍胸脯保证,蒋方就径直往外走。

????方如霞上前一步,在床边看着王轩,轻声说:“孩子,你还有很多事没做,可不能就这样丢给你老娘。你老娘我,老了,累得很。”

????辛晓月站在原地,瞬间觉得在这里很不自在,便也跟着几名护士走出了监护室。

????她刚走出去,柴秀就迎上来问:“王轩怎么样了?”

????辛晓月将蒋方的话说了一遍,柴秀觉得这是为自家九少加分的好机会,连忙说:“呀,这实验室是绝密的,九少居然爽快地答应了。”

????“有什么不对吗?”

????柴秀一愣,想到“九少在他们眼中与在辛晓月眼中是不同的”,立马笑着说:“没什么不对。我家九少向来大仁大义,你看建立这个医疗实验室的初衷就是宁远科技取之于民,回报社会的。拿来救助国家功臣,那是再合适不过的。”

????呵呵,他才不会说,那个医疗实验室的项目是出自于康叔的私心,谁让自家九少被贼人惦记得太勤,受伤次数太多呢。

????“那你那么大惊小怪他会答应!”辛晓月说,心里不由得想江瑜不知道怎么样了。

????蛇毒清除之后,身体会非常不舒服的。她小时候也是被皂角斑咬过,没啥钱,舅舅给的药草外敷,又熬了药清除蛇毒。蛇毒退了后,她真是各种难受,吃什么吐什么的。

????“哦,主要很多东西还是绝密级,还不到开放的时候,我略微惊讶。”柴秀立马解释。

????辛晓月听他的解释,也没多计较,只是看着屋外灿烂的阳光。然后,她慢慢地走出去,将自己放在灿烂的阳光里。

????南地边境五月的日光已很灼热,但辛晓月觉得皮肤上暖暖的,汗水迅速渗出,也许是之前在监护室里把埋藏在心底的秘密肆无忌惮地说出来了,她觉得轻松自在,涌起一种奇妙的新生感。

????“哎,日头毒。”

????跟出来的柴秀提醒,但他的声音不自觉地低下去了。因为看到辛晓月脸上微微的笑意,那种轻松感扫除了她这一路的跋涉和失魂落魄,此时的她身上有一种柴秀从未见过的生命活力。

????他就站在门边看着辛晓月,灼热的南地日光下,她像是旷野初放的玫瑰,带着张扬的活力与暖意丛生的美。

????那么冷的九少,就需要这样暖意丛生的媳妇呀。这必须是九少夫人啊,没有比这个更适合的。

????柴秀的脑子里露出这个想法,瞬间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又重了,他甚至已不自觉地摩拳擦掌,要为九少在这场争夺战中披荆斩棘。

????至于辛晓月没注意柴秀丰富的表情,此时的她,看着蓝天,觉得过去那个迷恋着王轩的自己似乎是前世的自己似的。她有点想哭,可又觉得轻松,于是深深呼吸。

????“咦?这位美人是谁?”有人忽然说话,声音富有磁性,音色不含杂质,很是干净。

????辛晓月寻声看到了三个人,一个戴着眼镜,穿着一身道袍的儒雅男子,作道士打扮,只不过头上没有留长发,并没有绾道结,唇边也没有留胡须。

????总之,如果这个男人将道袍脱去,换上西装,便瞧不出一丝一毫道士的模样。此时,这位看起来有五十多的道长正看着辛晓月微笑。

????辛晓月断定刚才说话的就是这人。因为他身后的两名年轻人西装革履,一脸严肃,而且领口上的梅花形标记加了一个F形叶子,那是方家的标识。

????那两人是方家人,那么,这人就是方如霞刚提到的陈嘉桦么?

????“呀,有趣,有趣。”道士看着辛晓月啧啧点头。


欢迎大家访问:品众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pzshu.com/book/86125/228/